王艳蕊,这个作业坊的建议者,北京市石景山区乐龄晚年社会作业服务中心(简称乐龄中心)的创办人。“乐龄站”是王艳蕊和她的团队一手建立的社区养老服务站。

QQ截图20190620100227.jpg

图源摄图网

一位年纪较大的职工说,这个年轻人(王艳蕊)对白叟有“逾越年纪的理解”,是她的热心感染了自己,加入了乐龄。可是,结业于法学专业的王艳蕊,怎么会对白叟如此了解?从前有着公务员“金饭碗”的她,为何会有热心挑选这样一份工作?

要回答这些问题,就不能不提到,那一段不断“折腾”的年月。

1999年,王艳蕊从中国政法大学结业,进入某律师事务所工作。在那里,她想要践行她的大学入学誓词——“挥法律之利剑,持正义之天平”。可是不久后,她就发现,“这份作业似乎跟公平正义没有太大关系”。于是,2000年她去了“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”做项目官员。 2002年,她又辞去职务考取了公务员,进入“统战部我国和平统一促进会”作业。这家法律意义上的NGO,实质上的政府部门,也没能让她留下来。

频频跳槽,让周围人越来越疑惑,她要一份怎样的工作。但对王艳蕊自己而言,经过“折腾”,她探究出了合适自己的事业发展方向。

接下来的一次跳槽,她直接去了一家真正的,致力于社区发展的NGO。也是在那里,王艳蕊与“白叟”这个集体结缘。在社区作业的2年里,她接触最多的集体便是白叟。“随着年岁逐增,白叟们的社会工作能力不断下降,他们正在被社会所‘阻隔’”。但是,关注这个集体的NGO并不多。她开始考虑能为白叟们做些什么,“让他们能更多地参加社会,在社区里享用高兴的晚年日子。”

2006年,王艳蕊确定了自己的路——在一线社区为白叟服务,并建议成立了民间公益组织——“乐龄合作社”。

从无到有,组织注册、项目规划、筹款、组织管理与运营等每一项都既是检测,也是锻炼。在政府部门、公益组织的作业经历中积累的宝贵经验,成为了她摸索前进路上的垫脚石。为了提高专业才能,她还前往香港、日本进行调查学习。

2007年,乐龄展开了首个项目试点,她尝试着成立了兴趣小组和合作小组。巧的是她女儿也在这一年出生,“和乐龄一起长大”。

尔后的几年中,她一边照料女儿,一边管理组织,致力于提高服务专业性、增强造血才能、筹集更多资源。在她和团队的努力下,乐龄积累了大量的社区养老服务经验,探究出的社区养老模式得到了广泛认可。2013年,乐龄启动“全托服务”和“晚年餐桌”,成功拿到了政府购买项目;王艳蕊也成功当选南都基金会的“银杏同伴方案”理事。

十几年丰富的工作经验,王艳蕊已由一个初出茅庐的法学结业生,蜕变为了一个经验丰富、才能全面的公益组织领导者,既实现了自我生长,又发明了社会价值。

虽然工作中遇到了不少困难,可是,“比较企业,在一个灵魂感很强的组织工作,每天都会充溢动力。组织在做‘对’的事情,这会让我对社会、对职工有一种责任和使命感,这促使我坚持。”

“公益是一种工作,这种工作可以帮助别人、高兴自己又能满意本身和家人的生存需要。挑选公益,我义无反顾。”

咱们每个人的生命,都是一场跋涉,会遇到很多个路口,面临不同的选择。公益之路,既非通往功利的阳关大道,也非献身温饱的深山绝径。走上去,就能发现广阔天地,别样景色。

叮当尚学亦是如此,在公益这条路上坚持了多年,一路上结识了越来越多热爱公益的伙伴,一起完成一个又一个公益项目,一起帮助一个又一个孩子。一路上挥洒汗水,挥洒青春。在叮当尚学收获的不止是他人的肯定赞许,更多的是个人人生观的升华,还有孩子们梦想的实现。